100家门店后 盒马鲜生会走向何方?

对盒马鲜生,2018年12月12日有特殊意义,武汉帝斯曼广场店开业,这是盒马在地处华中省会武汉的第8家店,也是其在全国布局的第100家门店。从0到100家,盒马花了2年11个月,走完一个成人礼。

从一个默默无闻的 创业公司 变成一家真正意义上全国连锁的 新零售 企业,到目前为止,盒马到底给商超 零售业 带来哪些“新”东西,下一步,重点做什么?

在探访盒马武汉帝斯曼广场店,并与盒马鲜生创始人、CEO侯毅交流后,我们复盘了几个盒马的最新动态和阶段性玩法。

一、100店后,盒马鲜生进入深耕供应链的重投入阶段。

上个月,盒马在武汉经济开发区启动建立华中第一个全新的冷链物流中心、加工中心和中央厨房。项目占地约360亩,建设面积17万平方米。这是盒马创立以来,第一个新型的物流中心、加工中心、中央厨房。就像盒马对线下门店功能的重构一样,新 零售 一体化的冷链物流中心、加工中心和中央厨房,功能规划都是一体化。

同时,这个中央中心既可对接全球资源,让全球农副产品快速经过武汉——武汉地处中国的中心位置,另外,把全球、全国和湖北省农产品资源快速通过新零售物流系统辐射到全国。

侯毅透露,目前,盒马在全国北上广深一线的大城市大约有近有三、四千亩的土地,在在未来几年同时开建盒马冷链物流中心、常温物流中心、加工中心、中央厨房。

此外,由于把活海鲜作为盒马核心品类,盒马将在上海做一个全世界首个活海鲜暂养中心,引进加拿大的螃蟹、波士顿龙虾、帝王蟹等暂养技术。

同时,盒马也在立项在武汉准备引进以色列的三文鱼(大西洋鲑)养殖技术。在武汉建立第一个室内养殖基地,试点全年饲养供应小龙虾。

在笔者,根据盒马商业模型自建一体化加工中心和物流供应链网络,会对盒马整体控货能力、商品品质、运营效率以及门店的快速复制,起到极大推动作用。一体化加工物流中心的效率,会远大于目前分布式作业。在满足盒马“新零售”指标的“流效”上,规避第三方供应链无法精准满足盒马效率的问题,也可建立自己的成本和效率壁垒。

过去2年,盒马进入一个城市,至少需要提前进入半年,从头打造本地供应链。区域供应链基地的建立,会极大加快区域门店的复制能力。在武汉首个区域供应链中心的启动,将对武汉未来的盒马覆盖起到极大的支撑作用。今年4月进入不到8个月功夫,武汉已经开了9家店。足够的密度,会带来规模效应。

当然,这种重资金的规模投入,也会建立起企业的竞争壁垒,进入门槛显著变高。

二、盒马的长远目标:3亿人群和1000家店。

侯毅透露,盒马目标是,希望在未来3年里能覆盖中国一、二线城市,为中国3亿消费者提供最好的服务。这是中国最顶尖的消费人群和家庭,其人数相当于一个美国市场。在侯毅看来,服务好这些人群,足以孵化出一个规模可圈可点的新零售商超。

在盒马武汉帝斯曼广场店第100家门店授牌的12月12日当天,在全国有北京崇文门店等10家盒马门店同时开业。而在2018年年底前,盒马鲜生还会进入重庆、青岛和长沙。

在2018年,盒马一年内新进入16个城市,完成全国100店目标。在不久前的一次公开演讲时,侯毅透露,只有盒马规模快速地达到目前(全国近100家)一倍甚至两倍,才有比较好的安全边界。侯毅这次说,盒马快速复制到1000家门店。

与传统超市不同,盒马通过配送范围锁定每家门店的消费者群体。在此前《第一财经周刊》的报道中透露,盒马门店的人口辐射量——北京平均每家盒马能覆盖49.66万人。上海盒马辐射人口最大的门店上海金桥店覆盖了78.14万人口。

理论上,如果以每家门店50万人口覆盖的话,服务一、二线城市3亿人口。盒马至少需要600家门店。

三、继续强化新零售四大核心指标。

侯毅强调,盒马是新零售四大核心指标的提出者,人效、时效、坪效和流效。只有做到这四个指标的精确掌控,才是“新零售”。相比传统零售,盒马增加的“时效”和“流效”,其实是把零售业务的流程数据化和精确化,从而出现的“新指标”。

“时效”是盒马提出的第一个新零售指标。因为盒马的“30分钟送达”服务,使得时间对于盒马来讲异常重要。“店仓合一”,拣货、包装和送货,每个时间都要精确,才能达标,这会推进店内运营、上下游各个环节的精确管理。

所谓“流效”,是指商品流动的效率,从源头到消费者间流动的效率,可理解为产地—门店、门店—消费者两个环节。盒马提出这个指标,可以提升原来流程速度,更重要的是,会对盒马的生鲜商品品质起到极大的提高。

比如,过去,流动的效率并不高的时候,是通过陆路运输的,水果很生的时候就采摘运输。盒马则挑战“枝头熟”的产品,水果在树上长熟了才摘下来卖,这样的水果甜度和含水量高,对商品品质是根本性的变化。但是对时间,流动效率要求更高,也是对传统流通业玩法的一种颠覆。

无论是“时效”,还是“流效”,增加的维度,是为了将原来线下业务精确化和准确化,实现电商在线化的精确管理。

这正是盒马所代表的“新零售”与传统零售管理的差别。通过新技术去将业务流程网络化和数据化,推动了盒马运营更有效率,同时提供更好的生鲜商品和服务体验,这是新零售的最大价值。

四、继续强化技术对新零售的加持。

今年9月,盒马首次在业内发布新零售操作系统“ReXOS”,号称是基于盒马3年业务实践,包含门店、APP、 仓储物流 、餐饮管理等一整套系统解决方案,能实现 线上线下 无缝连接。

比如,目前盒马做到系统自动提示货架补货。计算机自动调配对每个员工不同时段的工作安排。在门店管理上,盒马第一次提出来大中台、小前台的概念。盒马在开发的一个完整的新零售门店调集系统就是为了实现大中台,最终让所有门店可以用系统解决的事情,全部用计算机和 人工智能 来解决,包括调配,自动补货,门店考核等等,而门店员工主要聚焦面销。

新零售操作系统“ReXOS”的终极目标就是,将线上、线下的零售业务重构整合,实现类似原来线上的精准和智能管理。能够精确的,绝不模糊。能够机器智能取代的,决不用人工。网络协同,数据驱动,把原来粗放、基于经验和人工的零售管理精准化和智能化。

阿里巴巴 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最新《智能商业》一书中,为在智能商业时代希望成功的企业提出4个问题:是否最大限度实现网络化?是否尽可能引入机器学习效应?是否在网络扩张中,尽可能用机器决策取代人工决策?是否让自己收集的数据于更多不同类型的数据进行交换?

盒马践行的新零售在这四个方向上都可见痕迹。盒马的目标,显然指向将线上线下的新零售业态推向未来的智能商业形态。

五、推进门店精细化运营:分类、分层管理。

侯毅承认,在“舍命狂奔”的这几年,盒马发现了各地的差异化。

从目前盒马进入的城市看,有一线、二线城市,也有包括南通、昆山这样的三线城市,各地方消费水平不同。同一个城市里,主城区和郊区消费水平也差距很大。所以,盒马进入100店后,确立了门店分层经营、分类经营原则。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,到三线城市以后,盒马的商品可能要更加亲民一点,也就是价格会调整。

侯毅说,盒马对不同客户群体,不同发展阶段,对于不同商圈,要制定不同的策略,不同的管理方式,从而实现对消费者更加精准的销售和服务。这意味着,盒马需要一个各体系的组合来满足各种消费需求。

对盒马来说,相比其它对手,它可以结合阿里本身的大数据,以及自身不断优化的商业操作系统,机器学习,更精准地分析这个地方的消费特征、消费趋势,从而构建更好的服务体系。

在中国市场,生鲜是公认的大赛道,也有足够的发展痛点,盒马有自己的颠覆野心、坚持以及背后的 资本 和技术加持,它现在玩法可能已无法被更多玩家复制,但其理念和经验,可以借鉴,所谓,回归零售本质。

盒马的新零售变革才刚开始2年11个月,未来,对所有杀入这个行业的企业,还有足够多的发展变数和发展缝隙。即使对盒马自己,“变”也是永恒的主题。

首页时政